<p id="9bfhn"><menuitem id="9bfhn"></menuitem></p>

<span id="9bfhn"><span id="9bfhn"><th id="9bfhn"></th></span></span>
<address id="9bfhn"><th id="9bfhn"><meter id="9bfhn"></meter></th></address><noframes id="9bfhn">
    <noframes id="9bfhn"><address id="9bfhn"></address>

        當前位置:主頁 > 鋼企動態 > 經營管理 >

        徐樂江:鋼鐵“寒冬”的寶鋼布局

        時間:2016-01-08 15:18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2015年,鋼鐵行業嚴峻形勢深化,在這樣一個令鋼鐵人備感“寒冷”的年份,寶鋼集團繼續走在了全行業深化改革、深度調整的前列,成為鋼鐵行業轉型升級的“領頭羊”:2015年以來,寶鋼集團堅持EVI(供應商先期介入)合作,在既成經驗上不斷創新;深耕智能制造,在理念上先人一步;注重綠色發展,成為行業綠色標桿;援助仲巴人民,譜寫民族團結篇章;幫助虧損企業,體現大國企的責任;湛江鋼鐵投產,夢工廠正整裝待發;歐冶云商成立,顛覆制造傳統觀念……可圈可點之處頗多。正如寶鋼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徐樂江所說———“我們不能只看虧損”。我們要行動,我們要改變。

         

        既往之艱難,我們正竭力奮斗;開來之愿景,我們須圖遠務實。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2016年理事(擴大)會議召開之際,徐樂江接受了《中國冶金報》記者的專訪,為讀者就供給側改革、“中國制造2025”和寶鋼集團戰略單元的現狀及發展答疑釋惑,同時分享他對未來中國鋼鐵業的思考。

         

         

         

         

         

        化解產能過剩是擺在中國鋼鐵業面前的當務之急

         

         

        《中國冶金報》記者:您認為供給側改革對中國鋼鐵行業的發展意味著什么?中國鋼鐵行業如何才能解決產能過剩的問題?

         

        徐樂江:我理解“供給側改革”,就是要從供給、生產端入手,通過解放生產力,提升競爭力,增加有效供給,促進經濟發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對鋼鐵行業而言意義重大,切中當前行業要害,為我們化解產能過剩指明了方向。今天中國鋼鐵業的問題就是鋼鐵產品的結構性供給出了問題———大量的同質化產品供應嚴重過剩,而個性化、能夠激發需求的有效供給仍然不足。過去中國鋼鐵業的供給是典型的需求拉動型供給,什么產品需求大、利潤高,鋼廠就“一窩蜂”生產什么,從供給不足到供給過剩的轉換周期很短,沒有產生像“蘋果手機”那樣的“供給創造需求”的神奇效應。因此,鋼鐵行業化解產能過剩的過程就是行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

         

        記得兩年多以前,我曾用“深秋論”表述當時的中國鋼鐵業的情況;而現在,中國鋼鐵業毫無疑問地已經進入到寒冷的“冬季”:2015年前11個月,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累計虧損531億元。鋼鐵行業當前面臨的挑戰主要表現在:一是產能過剩嚴重,國際市場難以吸納,仍然主要依靠國內市場消化;二是高端產品仍難以實現進口替代,技術引進開始遭遇瓶頸;三是人口紅利逐漸喪失,中低端產品可能面臨被更低成本、市場成長性更好產品替代的風險;四是節能減排壓力與日俱增。

         

        目前,中國鋼鐵業結構優化的重點是化解產能過剩,此項工作刻不容緩。為此我建議:

         

        第一,中國鋼鐵產業亟待技術進步和產品結構升級。

         

        從企業層面來看,一要立足制造能力提升,做好鋼鐵工業的“工業強基”工程。目前,幾乎所有的鋼材產品國內都能生產,但產品質量,尤其是穩定性與國際先進水平存在差距。這也是國內外產品價格差異的重要原因。鋼鐵企業亟待提升產品質量,尤其是制造質量穩定性。同時,生產過程控制和工藝技術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通過制造能力綜合提升,提高產品成材率和附加值,為淘汰落后產能提供契機。二要以品種為線索,進一步優化組合產線,通過集約化和專業化提高生產效率和彈性,為冗余產能的關閉創造條件。鋼鐵企業要結合國家產業結構調整方向調整產品結構,通過與用戶密切合作,提高高附加值產品(新一代超高強度汽車用鋼、高效節能型硅鋼、能源用鋼、超純鐵素體不銹鋼、航空航天用鋼等)比重,并保持精品持續領先能力。

         

        從政府層面來看,建議政府投入資金,集合國內鋼鐵企業、科研院所力量,引入海外研究團隊,成立世界級鋼鐵研發中心。長期以來,中國制造業都享用模仿和學習帶來的后發優勢,導致基礎理論和研究投入不足,人才積淀不厚,創新能力不強,短時間內無法引領新技術發展。因此,很有必要在科技研發和技術人員培養上積極投入,成立世界級的鋼鐵產品研發中心,致力于下一代鋼鐵產品、環保新技術的研發,讓先進技術成為中國鋼鐵升級和化解產能過剩的引擎。

         

        第二,加速鋼鐵企業由產品競爭力向產業鏈競爭力轉變、從制造型企業向服務型企業轉型的過程。

         

        從企業層面看,鋼鐵企業要積極探索,實現鋼鐵產品的增值服務,諸如先期介入,并在剪切加工、鋼鐵物流和電子商務方面尋求突破。一方面,要在客戶的價值鏈上尋找可以產生價值的縫隙;另一方面,要從技術創新角度,通過技術創新提高產品質量,創新服務模式,為客戶提供“量身定做”的產品,既能降低用戶的成本,也可以引導企業以訂單驅動產能,避免盲目生產,造成產能過剩。

         

        從政府層面看,要鼓勵大型、先進企業進行商業模式創新。中國鋼鐵產業要具備國際競爭力,必須要有一批在產品研發、技術和加工服務領域能與國際一流企業競爭的大型企業。因此,要鼓勵目前有條件的大型、先進企業充分發揮已有基礎的作用,利用“互聯網+”的歷史機遇進行產品研發和商業模式創新。同時,要鼓勵企業充分利用現有的土地資源發展城市服務業和其他新業態,特別是在產業調整過程中,企業因關停產線會產生富余的廠房、土地資源,企業利用這些資源開展新業務(如新材料創業園區、數據中心、物流園區等),既可以盤活資產存量,又可以轉移企業富余人員,減少社會負擔。但其中涉及到的土地性質改變的問題,需要國土部門和地方政府支持。

         

        第三,兼并重組應結合我國國情。

         

        盡管國外鋼鐵行業去產能過程都經歷了整合、重組的過程,重組對產能的削減作用也非常明顯,但是,國內鋼企兼并重組更多來自于政府主導,且涉及員工下崗再就業、國有資產處置等問題,需要政府完善相關的配套政策。

         

        在兼并重組的過程中,一要重點支持優勢大型鋼鐵企業開展跨地區、跨所有制兼并重組。二要由政府成立專項基金,支持企業開展員工再安置培訓和下崗員工創業,不能把下崗員工推向社會。三要對整合過程中發生的相關資產損失予以核銷國有權益。在產業整合過程中,必然會淘汰、關停一些產線,涉及到資產的處置和核銷,尤其是國有老企業。建議在確保國有資產不流失的前提下,對老企業去產能和整合重組發生的相關資產損失予以核銷國有權益。四要重啟債轉股,緩解企業尤其是大型國企的經營壓力。建議結合混合所有制改制,選擇一些雖然當前經營困難、但區域競爭力和區域市場前景尚可、且具有“系統重要性”的企業再啟債轉股試點,降低企業的債務負擔。債轉股的目的不是保護落后產能,形成“僵尸企業”,而是為企業重組改制提供緩沖空間,待產能調整完成,再將股權出售給社會投資者。需要注意的是,環保不達標、產線裝備落后的中小鋼鐵企業不適合債轉股。

         

         

        湛鋼將真正考驗寶鋼“二次創業”的“含金量”

         

         

        《中國冶金報》記者:為什么寶鋼人把湛江鋼鐵項目視為“二次創業的主戰場”?湛江鋼鐵對于寶鋼、對于中國鋼鐵業有什么特殊的意義?

         

        徐樂江:湛江鋼鐵被視為寶鋼“二次創業的主戰場”的原因在于,一方面,在寶鋼“兩角一邊”(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西北邊)戰略布局中,湛江鋼鐵是實現寶鋼珠江三角洲布局的關鍵突破點———開辟華南市場,不僅將擴大寶鋼的市場半徑,促其業績更上一層樓,還將進一步擴充寶鋼的精品鋼鐵板材的生產,站穩國內乃至全球市場,戰略意義非同一般。同時,湛江鋼鐵毗鄰鋼鐵需求潛力巨大的東南亞地區,可以有效輻射海外市場,是未來寶鋼國際化布局的一枚棋子。另一方面,對于中國鋼鐵行業,湛江鋼鐵同樣具有示范效應,它是貫徹落實國家產業發展政策,促進鋼鐵行業淘汰落后、結構調整、實現“減量置換”的重要舉措。長期以來,廣東都是鋼鐵消費大省,每年消耗鋼材6000多萬噸,自給只有1000多萬噸,外運進來4000多萬噸。此外,進口鐵礦“南進北運”或“東進西運”,使得鋼鐵行業物流成本趨高。廣東省“十二五”規劃中明確了重點發展裝備、汽車、鋼鐵、石化、船舶制造五大產業,建設成為世界先進制造業基地的發展規劃。因此,湛江鋼鐵項目不僅能解決華南區域市場鋼鐵供需結構不平衡問題,還將帶動鋼鐵廠從內陸向沿江沿海地區轉移,讓中國鋼鐵業的布局更為合理。

         

        湛江鋼鐵投產于中國鋼鐵市場最壞的時代,很多人都認為“生不逢時”,這與寶鋼第一次創業時所處的外部環境截然不同。也正因如此,這才是真正考驗我們“二次創業”的“含金量”。我們有信心把湛江鋼鐵基地建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綠色碳鋼板材精品基地、生產清潔、資源節約、環境良好的生態工業園和循環經濟的示范區。

         

        歐冶云商已經做好了3年內戰略性虧損的準備

         

         

        《中國冶金報》記者:寶鋼“一體兩翼”戰略中重要的一翼是鋼鐵服務平臺,那么,歐冶云商的定位以及最新的進展情況如何?行業內現在已經有200多家鋼鐵電商,預計未來不會同時存在如此多的鋼鐵電商。歐冶云商如何應對這樣激烈的競爭和嚴峻的挑戰?

         

        徐樂江:說到歐冶云商這個名字,還真有些歷史淵源。“歐冶”是中國古代煉鐵的鼻祖,是鐵器時代的開啟者。今天寶鋼用“歐冶”命名我們新組建的鋼鐵服務平臺,意在通過注入增值服務復興古老的鋼鐵產業。

         

        歐冶云商是寶鋼針對鋼材流通領域長期存在的信息不對稱、流通成本高、貿易效率低下、鋼貿信用環境崩潰等問題,系統思考和重構了全流程業務每一個環節,而搭建的第三方鋼鐵電商服務平臺。歐冶云商不同于其他鋼鐵電商平臺,它具有獨特優勢:

         

        第一,歐冶云商是鋼鐵企業主導的“互聯網+鋼鐵”的新模式。目前“互聯網+鋼鐵”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以互聯網企業為主導的模式,另一種是以鋼鐵企業為主導的模式。以鋼鐵企業為主導的模式不會讓鋼鐵企業處于從屬地位,不會讓鋼鐵企業成為互聯網企業的附庸。這也表明,我們仍然將鋼鐵作為主營業務來堅守,會借助互聯網的技術手段把鋼鐵制造和服務做得更好,在這里,互聯網是鋼鐵企業發展的技術媒介,F在的“互聯網+鋼鐵”企業多數是第一種模式,而歐冶云商立志成為鋼鐵企業主動擁抱互聯網的新典范。

         

        第二,歐冶云商是一個向鋼鐵行業開放的第三方公共平臺。眾所周知,目前開放的第三方電商平臺基本上都不是鋼鐵企業主導創辦的,原因是鋼鐵企業之間的同業競爭排斥同行產品的進入。而由寶鋼牽頭成立的歐冶云商是一個面向中國鋼鐵行業開放的第三方公共服務平臺,不僅在交易和服務的產品上覆蓋包括競爭對手在內的全行業所有鋼鐵企業,而且歡迎同行入資參股,我認為其運行模式類似于“亞投行”。我們從一開始就做好規避“互聯網+鋼鐵”的重復建設和同質化競爭的準備,避免像鋼鐵制造產能那樣的“互聯網+”過剩。

         

        當前,鋼鐵電子商務平臺建設如火如荼,各大鋼廠、貿易商和咨詢服務商都在搭建各自的平臺,大有“一哄而上”的趨勢。我估計鋼鐵電商平臺的“產能過剩”很快就會出現,行業兼并浪潮可能會快于制造體系的重組而到來。在鋼鐵服務平臺的建設方面,我們有各類資源的聚集優勢,也有體制和機制的束縛劣勢。為了在這場混戰中勝出,寶鋼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首先,我們重新設計了歐冶云商不同于普通國企的體制和機制,不僅在股權方面,而且在用人、薪酬等“三項制度”方面也有別于原寶鋼創新的制度設計;其次,充分發揮我們的技術服務和特殊“牌照”的優勢,并把行業技術創新、技術服務的優勢作為產生服務增值的源泉;再次,發揮我們的規模和資金優勢,我們已經做好了3年內戰略性虧損的準備;最后,提高我們的服務質量,歐冶服務體系不僅要服務于鋼鐵下游的客戶,也要服務于我們的競爭對手。

         

        我們希望歐冶不僅僅成為寶鋼“一體兩翼”戰略中的重要一翼,更希望它成為中國鋼鐵產業服務轉型的共同平臺。

         

         

        寶鋼成功緣于多年來持續不斷的創新

         

         

        《中國冶金報》記者:2015年末,寶鋼在湛江首發了超輕型白車身,體現了寶鋼在高強鋼方面處于國內的領先水平,請問寶鋼在創新方面有什么獨到之處,使寶鋼不斷推出新的獨有產品和服務模式?

         

        徐樂江:2015年11月12日,寶鋼在湛江發布了國內第一款由鋼廠自主研發的白車身。在這兒,我先做個科普。所謂白車身,是指不包括車門、車蓋在內的車身結構,這通常是汽車廠設計新車型的首道工序。我們這次發布的白車身,高強度鋼使用比例達到78%,安全性、舒適性和輕量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其中保險杠部位使用了強度為1800兆帕的特種鋼材。寶鋼發布完整汽車車身的目的并不是要投身整車制造領域,而是向外界展示寶鋼鋼鐵精品在汽車制造中的適用性,集中展示我們的高強鋼新產品、新工藝。應該說,白車身發布從一個側面體現了寶鋼的創新。

         

        事實上,寶鋼在管理、技術、商業模式等方面,多年來一直堅持持續不斷的創新:

         

        管理創新方面,寶鋼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就引進了新日鐵的管理理念,獨創了一套寶鋼現代化管理體系,這套管理體系與時俱進,現在仍然在發揮作用。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組織架構、決策流程、激勵機制等方面借鑒世界優秀企業的成功管理經驗,結合中國特點和寶鋼實際進行融合創新。不斷創新的管理體系消除了激勵疲勞,讓干部和員工不斷奮斗。

         

        技術創新方面,寶鋼的原始技術和裝備來自引進,這為我們高起點地消化和吸收贏得了時間,然而,我們深知,引進的技術只能取得一時的優勢,根本還是要有自己的專有技術。我們舍得在研發上投入,研發經費占銷售收入的比重每年都在2%左右,同時,我們在科技人才的引進和激勵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30多年來,寶鋼在各個時期不斷有獨有的和領先的產品問世,如高強管線鋼、DI材(兩片易拉罐用深沖減薄渡錫板)、O5板(汽車用電鍍鋅板)、電工鋼、高強度汽車用鋼等,很多都是國內首創。同時,我們在鋼鐵生產的工藝技術創新方面取得了很多專利。

         

        商業模式創新方面,寶鋼是國內第一個“按合同組織生產”的鋼鐵企業,是國內第一個實施“直供用戶”的鋼鐵企業,還是國內第一個與用戶建立“聯合實驗室”的鋼鐵企業,第一個引進EVI(供應商先期介入)模式的鋼鐵企業。這些商業模式一定程度上為我們贏得了競爭先機。

         

         

        《中國制造2025》的核心應該是智慧制造

         

         

        《中國冶金報》記者:對于當前中國制造業來說,《中國制造2025》備受關注。您對《中國制造2025》有什么看法,在鋼鐵工業邁入“中國制造2025”的過程中,寶鋼將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徐樂江:在當前產能過剩的條件下,消費者的需求偏好從注重質量、價格(成本)的兩維模式向注重質量、成本、響應速度、個性化的四維模式轉變。質量和價格(所謂性價比)是基本需求,響應速度和個性化是消費者的增值需求。比照這個理論,可以將質量和價格看成是滿足用戶的生存需求,響應速度、個性化是滿足其發展需求(更好地滿足用戶的用戶)。個性化需求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對產品和服務的質量標準、性能、外形、速度的差異化要求;親自參與的用戶體驗。

         

        對于成本和質量依賴于規模的大型、流程型工業來說,個性化需求畢竟不能像“西服定制”那樣,但可以通過提供多種方式的組合來滿足消費者選擇的自由度。對鋼鐵企業而言,我們要探索通過全面解決方案的方式滿足一個客戶、一個項目不同的鋼材品種、服務、速度的需求,從而為客戶增加價值。

         

        當前,在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技術發展的背景下,結合鋼鐵企業的特征,生產組織模式要實現以下的轉變:

         

        銷售環節———從強調銷售體系、渠道、控制向平臺、開放、合作轉變,從注重產品銷售向提供“產品+服務”轉變,盡量減少中間環節,直面客戶需求,通過電商平臺和配套服務體系,實現全直供;

         

        研發環節———由傳統的注重內部銜接的產銷研內部一體化模式向消費者直接參與產品開發、或參與下游行業研發的前期介入研發模式轉變,從封閉式的獨立研究向開放式的“眾研”模式轉變;

         

        生產環節———由強調質量、效率的專業化、自動化生產向更加注重滿足多樣化需求的柔性制造、敏捷制造轉變,即通過產線的高度數字化、網絡化(與工廠內部其他產線、外部產線的網絡連接)實現生產的自組織和快速響應;

         

        延伸深加工和服務體系———通過延伸加工和服務體系,如貼近客戶布局冷軋生產線、建設剪切加工中心等可以滿足不同消費者對鋼材不同形狀、壓延性能的要求,提高響應速度;

         

        智能物流———通過與客戶信息系統的連接,從簡單的倉儲、運輸向滿足客戶的JIT(準時制生產方式)需求、庫存管理、物料配送和在途控制、計劃調整等多功能需求轉變;

         

        合作共生的供應鏈生態系統———更細、更專業化的分工將促使外包成為重要的生產組織形式,供應商、服務提供商、協同制造商、客戶,通過信息體系的連接形成一個合作共生的開放生態系統,每個企業都是一個生態系統,同時也是社會生態系統上的一個節點。

         

        實現上述6個方面的轉變,需要借助現代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等技術將工廠內部的研發、生產、銷售、物流之間,以及生產商、消費者、供應商和協同制造商、服務提供商不同端點的聯系在一起(端到端的連接),形成一個完整的信息物理系統(CPS)。

         

        這就是我理解的“中國制造2025”,其核心應該是智慧制造,它與“德國工業4.0”和“美國工業互聯網”具有異曲同工的含義。

         

        目前,寶鋼集團旗下的各鋼鐵制造單元的制造水平參差不齊,做得最好的寶鋼股份大約是處于工業自動化3.0時代,集團旗下還有大量的裝備僅僅處于2.0,甚至1.0時代。因此,包括寶鋼在內的中國鋼鐵企業要實現“中國制造2025”戰略目標還任重道遠。 。▉碓矗褐袊苯饒螅


        龙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