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9bfhn"><menuitem id="9bfhn"></menuitem></p>

<span id="9bfhn"><span id="9bfhn"><th id="9bfhn"></th></span></span>
<address id="9bfhn"><th id="9bfhn"><meter id="9bfhn"></meter></th></address><noframes id="9bfhn">
    <noframes id="9bfhn"><address id="9bfhn"></address>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管理資訊 >

        民法總則筑起權利保護“高墻” 有利于商業模式創新

        時間:2017-03-12 13:28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在人大記者會上表示,提交本次人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草案)》(以下簡稱民法總則草案)是我國民法典的開篇之作,主要內容就是規定民事活動必須遵循的一些基本原則和一般性規則。

          專家指出,由于我國民事立法秉持民商合一的傳統,因此民法總則的內容對于我國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完善民商事領域的基本規則都具有重要意義。尤其是其中關于知識產權保護、特殊法人、個人信息保護等方面的創新提法,與我國商業創新以及人們的經濟生活息息相關。

          導向 完善民商事領域基本規則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李建國8日在全國人大會議上作關于民法總則草案的說明時指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本質上是法治經濟。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必須以知識產權、維護契約、統一市場、平等交換、公平競爭等為基本導向。我國民事立法秉持民商合一的傳統,通過編纂民法典,完善我國民商事領域的基本規則,為民商事活動提供基本遵循,就是要健全市場秩序,維護交易安全,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

          以知識產權為例,李建國指出,為了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促進科技創新,建設創新型國家,民法總則草案對知識產權作了概括性規定,以統領各知識產權單行法律。

          根據民法總則草案第126條,民事主體依法享有知識產權。知識產權作為民事權利的一種,是指權利人依法就知識產權客體所享有的專屬的和支配的權利。

          中國版權保護中心版權產業研究部副編審李劼博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這種“專屬的和支配的”立法表述對于知識產權的法律保護意義重大。首先,專屬強調了權利的獨占屬性,知識產權只屬于權利人,是權利人所唯一的,權利人以外的民事主體不得主張。而支配則強調了權利的排他屬性,權利人可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充分占有、使用和處分權利,非經權利人的授權,其他人不得隨意使用其智力成果。這兩個屬性像“雙保險”一樣,給予知識產權里這種無形財產以近乎有形財產的保護方式,彰顯了國家對知識產權的充分尊重和產權化保護趨勢。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指出,對于正在形成的民事活動的新形態,在這里一時還難以界定權利屬性或范圍,民法總則草案也體現了適當的前瞻性,為這些領域的進一步發展、將來權利的確立留下了空間。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民法研究室主任、研究員謝鴻飛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他注意到民法總則草案第11條中規定“法律沒有規定的,可以適用習慣,但是不得違背公序良俗”。他表示,在現實中,包括并購基金、信托等金融投資領域的行為,這些都是市場自發產生而不是法律引導的。商業習慣、商業創新往往走在政策、法律法規出臺之前,對于這些行為如何界定?民法總則中預留了空間,將商事習慣作為法律裁判依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促進商業創新,保護我們的商業實踐。

          創新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人地位首獲承認

          據張榮順介紹,民法總則草案在擴大民事主體范圍的同時,還鞏固和確立了一些有中國特色的民事主體。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城鎮、農村的合作經濟組織,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等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都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目前法律中除了農民專業合作社以外,其他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都還沒有法人地位,所以民法總則草案專門做了規定,解決了他們的法人地位問題。

          此外,農村承包經營戶也是很有中國特色的民事主體。張榮順表示,農村的承包經營戶涉及中國大概2.3億農戶的利益,所以這次民法總則同樣繼續延續并進一步鞏固了他們的民事主體地位。

          近年來,各地不少村子引入公司化運營機制,建立新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但因為沒有法律上的“名分”,村委會在很多經濟活動中無所適從。有基層村民就反映,由于村委會沒有法人身份,如果借不到組織機構代碼,就沒法簽合同。

          有專家表示,這是因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不同于企業法人,又不同于社團組織,也不同于基層行政組織,是一種在法律上兼具行政、經濟和社會團體綜合屬性的獨特組織,但其卻是除國家以外對土地擁有所有權的唯一組織,這一獨特的屬性使其難與現行的許多法規兼容。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柳經緯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1978年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改革,將土地產權分為所有權和承包經營權,所有權歸集體所有,承包經營權則由集體經濟組織按戶均分包給農戶自主經營。在這期間,農村集體經濟所有制的主體如何界定仍很模糊。民法總則草案對承包戶的地位進行了確認,還確定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法人地位,比以往的立法更進了一步。

          此外,民法總則草案中,按照法人設立目的和功能等方面的不同,將法人分為營利法人、非營利法人和特別法人三類。

          對此,謝鴻飛指出,依據民法總則草案,包括信托計劃、資管計劃、基金、資產證券化等資產將來都可以單獨登記設立獨立的營利性法人。“舉個例子,比如說信托公司有一個10億的信托計劃,此前,只有信托公司可以作為法人,信托公司破產之后就面臨清算等問題。而今后,這個信托計劃本身就可以作為特殊目的公司,登記成獨立法人。一家信托公司下面可以有多個獨立的信托計劃的法人,這樣可以更好保護投資人利益。”

          突破 個人信息及虛擬財產保護力度加碼

          民法總則草案規定,自然人的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應當確保依法取得的個人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個人信息,不得非法買賣、提供或者公開個人信息。

          據了解,我國已在多項法律中強調對個人信息的保護。如201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中有對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2016年的網絡安全法確定了個人信息保護的基本規則。

          柳經緯表示,盡管已有多項法律在前,但“個人信息到底是誰的東西,仍是不明確的。”民法總則草案最大的特點就是明確了個人信息的歸屬關系,強調信息也是個人所有的財產,個人對其具備支配地位,也對保護自己的信息有了相關權利。

          謝鴻飛表示,民法總則草案中對于個人信息保護是我國民法第一次規定。傳統的民法沒有單獨承認個人信息保護,只承認隱私權。不過目前來看,個人信息權已不能完全被隱私權覆蓋。此次擴大了自然人的私生活的保護范圍,擴大了對財產權的保護。“以往主要通過行政法等公法尋求保護,民法作了規定之后,不光是罰款,還可以要求依法賠償。”

          “許多企業根據掌握的個人信息向客戶提供更加精準的服務,問題在于要把正當使用和非法使用區別開來,并且嚴格界定使用個人信息的途徑。”全國人大代表韓德云說,與三審稿相比,草案新增了“任何組織和個人應當確保依法取得的個人信息安全”的表述,就是要對合法和非法使用進行區別,強調要遵循合理使用與安全使用的原則。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信息數據所承載的價值日益增大,以及“QQ幣”“網游裝備”等網絡虛擬財產的出現,他們能否得到法律保護也是市場關注的焦點。民法總則草案在“民事權利”一章中專門提出,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對此,全國政協委員劉紅宇表示,將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寫入民法典,一方面順應了經濟社會和人民生活發展的現實需要,另一方面也為虛擬財產多樣化后進一步加強民法意義上的保護奠定了基礎。

         來源:經濟參考報


        龙门彩票